最新资讯-美文摘抄-作文欧宝APP在哪下载-情感美文-原创美文网

一拍两散(陈念徐宴清) 第一章你别后悔全文完结版免费阅读

admin

>

给各位带来小说《一拍两散》讲述的陈念徐宴清两人的感情故事,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,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。“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是询问患者的语气,认真的,负责的。陈念不看他,轻声回答:“没有。”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张房卡,“晚上去这里等我。”这意思很明白。本该拒绝的,可陈念却鬼使神差般伸出手,接过了房卡。...

陈念一点也不后悔,只是没想到徐晏清这么凶猛,差点就哭了。

她怀疑他只是在释放压力。

大概是折腾的狠了点,徐晏清亲自抱她去清洗。

挺温柔的。

只是洗到一半,他接了个电话,有事先走了。

陈念在心里给了他一个差评。

但总得来说,他技术挺好的,估计不是第一次。

清晨,陈念起的艰难,陆予阔的电话,一大早就打过来,她没接。

隔了一个钟头,给了条短信。

你妈出车祸了。

半小时后,陈念赶到医院,陈淑云已经被安排进病房,膝盖伤的很严重,得手术。

分手的事,陈念还没跟陈淑云交代,没法交代,陈淑云还指着她能够嫁给陆予阔,来改善他们的生活水平。

她坐在旁边,看着陆予阔跟以前一样,一口一个阿姨叫的亲热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

她待的难受,见缝插针的开口,“我回去拿点日用品。”

刚一出病房门,陆予阔就跟出来,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不由分说的拽着她进了附近安全楼道。

“你有毛病!干嘛动手动脚!”

陆予阔铁青着一张脸,粗鲁的扯开陈念的衣领,质问:“这什么?你偷男人!陈念!”

陈念涨红了脸,“我已经跟你分手了!我的事你管得着么!”

“艹!我他妈当你宝贝似的供着,一根手指都不碰你,你现在背着我跟野男人滚床单!你当我什么!我告诉你妈,你信么!”

整个楼道都是他的声音。

陈念下意识要去捂他的嘴。

陆予阔一把抓住,手劲很大,彰显着他此刻的愤怒,“你骗我!陈念,你竟然敢骗我!是我太把你当回事,让你忘了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了!”

陈念红着眼,声音发颤,“是你先出轨的,你哪儿来的脸质问我!你这个混蛋!你再动一下,我就喊人了!”

陆予阔像发了疯的野兽,“你喊!最好把你妈喊过来,来好好看看你这副鬼样子!”。

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那力道,简直恨不得一手将她掐死。

就在陈念自觉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,一道清冷慵懒的声音在楼道里响起。

“咳,抱歉。”

陆予阔瞬间松了手,陈念猛烈咳嗽了几声后大口喘气,视线越过陆予阔的肩膀,看到站在楼梯上的男人。

是徐晏清。

他身着白大褂,斜靠在扶手上,姿态懒散,一只手夹着烟,神色淡漠,“我刚下来的时候,护士长在找你。”

陆予阔将陈念的衣服拉好,转头便换了副表情,冷声说:“知道了。我先把我女朋友送下楼。”

徐晏清吐了口烟,漫不经心道:“很急。”

他们的科室几乎都是重症,陆予阔耽误不得,若是说急,那就是真的急。

陆予阔咬了咬牙,压着嗓子对陈念说:“晚上下班找你!”

陈念捏住被撕破的衣领,咬着唇,回:“你来我就报警!”

陆予阔瞪她一眼,没再耽搁就走了。

楼道内就剩陈念和徐晏清了。

徐晏清站在原地没动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慢吞吞的抽着烟。

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陈念看过去,发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肆意游走打量,那一瞬,她觉得自己像他砧板上的一块肥肉。

烟雾缭绕下,那双迷雾般的眼睛,透露着危险。

这让陈念不太舒服,她的脸色在他的注视下,一寸寸的白下去。

捏着衣服的手紧了又紧,试图打破这奇怪的氛围,便干巴巴的说了声谢谢。

徐晏清抽完烟,才走下来,把烟头丢进旁边的垃圾桶,毫无歉意的说:“抱歉,昨晚上没克制住。”

陈念眼红红的,跟小白兔似的,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畜生。

徐晏清走近,她下意识后退,鞋跟抵住墙面,退无可退。

两人之间的距离慢慢变近,他身上的气味将她完全包围。

“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是询问患者的语气,认真的,负责的。

陈念不看他,轻声回答:“没有。”

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张房卡,“晚上去这里等我。”

这意思很明白。

本该拒绝的,可陈念却鬼使神差般伸出手,接过了房卡。

“我下午有两台小手术,结束大概七点半,你提前给我点个饭。我做完手术会很饿。”

“那,那你要吃什么?”

“随便,我不挑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怎么来的?”他又问。

陈念:“打车。”

干巴巴的问答结束,徐晏清这边来了突发情况,就匆匆走了。

徐晏清一整个下午连轴转,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。

等一切结束,已经八点。

陆予阔的座位早就没了人,他随意瞥了眼,桌子上摆着的合照,有点显眼。

老冯眼尖的捕捉到了他这一眼,笑了笑,问:“昨晚上,有没有后续啊?”

徐晏清没答。

老冯说:“陈念长得确实好看,就是性格闷了点,要不然小陆也不能吃外食。这小姑娘要是真耍点手段,一定能把男人吃的死死的。”

徐晏清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老冯是老江湖,对男女那点事儿看得很透,“睡了吧?”

徐晏清把白大褂随手挂好,“睡了。”

语气随意的像是讨论天气。

他拎着车钥匙,往外走,说:“最近一直连轴,正好解解压。”

“那你记得适可而止,小心惹一身麻烦,小陆看着可不像是要跟人分手的样子。小陆那脾气……”

老冯的声音,戛然而止。

差点撞上突然停下的徐晏清。

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女人,几年没见,这人简直脱胎换骨,完全变了样。

“徐晏清,我回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