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资讯-美文摘抄-作文欧宝APP在哪下载-情感美文-原创美文网

季先生他超宠(季青林杨惠卿)小说在线阅读_季先生他超宠全本免费小说阅读(季青林杨惠卿)

admin

贺家老三要出国前特地和这帮大院里一起长大的聚了一下。

地点由着江坊定在了红玉私人会馆。

江坊有意要玩得热热闹闹,提前几日便打了招呼,红玉千挑万选了几个干干净净的姑娘作陪。

那曲线最好的姑娘一扭一扭地往季青林边上去。

刚走两步就被杨仝拦下:“这妹妹今日一起陪我吧。”

桃花眼笑着睨季青林一眼:“姐夫?”

众人哈哈大笑。

季青林也笑,摆摆手:“不敢消受。”

有人吹了个口哨:“我说你是不是早就看上杨惠卿,才等人一回来就抢去的呢。”

季青林笑笑没说话。

季青林拖着酒气回去的时候,两层别墅里黑乎乎的。

他开了一楼大灯,踢了鞋光着脚去找水喝,劈哩哐啷地也没找着杯子。

正要撒脾气喊人,手边递来一杯温水。

他侧脸看去,正要训人不知眼色没早迎着他,话到喉咙口变成了“谢谢。”

呵,新夫人。

新婚那晚,季青林洗漱完从浴室出来时杨惠卿已经睡下了。

犹豫了半天碰也不是不碰也不是的季青林才松了一口气。

好在床大,一人一边半点儿碰不着。

第二天季青林醒来难得地吃惊了一下,想了一会儿才记起来过了一夜自己已是已婚人士。

也没吵醒她,安安静静地收拾完自去上班。

晚上去了个应酬,本来可去可不去,助理大早上给他汇报行程,以为老总新婚,肯定是会推了这个局,说到晚饭邀约时语气都快了些,草草带过。

季青林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出口打断:“知道了,你跟着我一起去。”

回来时确实有些晚,她果然已经入睡,季青林心底负担又少了一层。

今天婚后第二日,倒是碰上了。

喝了一口水:“怎么还没睡?”

“下来倒水喝。”

季青林有点尴尬,原来是抢了新夫人的水。

“按铃叫人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人无话。

季青林又喝了一口水,才道:“我去洗澡。”

等他擦着头发出来时,意外发现杨惠卿倚在床头玩手机。

长长的头发披散着,盖住大半边脸。

露在外的雪白被红色床具映地像红梅白雪。

床头的人抬眸看了他一眼,杏眼轻眨。

季青林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。

“明天要回我家你记得吧?”

绷紧的后背松了下来,“我知道。”

那人半垂下头,声音婉转,甚至有点撒娇味:“我家人面前,还请你帮帮忙。”

季青林还没明白这什么意思,又听她说“你在外面怎么玩都行,别被两边家里知道就好。但面子上……我不想家里人担心我。”

杨惠卿见季青林还没反应,眉头轻轻皱起:“我们都不可以让双方家里难堪的。”

季青林大步走到床前,扯了被子躺下,“我知道,你放心。”

杨惠卿侧过身无声笑:果然对男人,还是这种招数有效。

初秋时节杨惠卿还特地穿了半袖连衣裙,季青林有点不解,他知道她怕冷,大夏天还会裹着披肩。

看到她手腕上的手镯时明白过来。

想了想做了个好,把之前得了的珍珠项链取来给她,正好配这一身装扮,衬得她越发温和沉静,娴雅大方。

杨惠卿当然知道这项链的出处,惊讶了一下轻声道谢,当即便戴上。

两人回门时季青林百般照顾,又给开车门等人下车,又牵着手一起进门。

杨母看得心里安慰,笑着拍着季青林的手道:

“昨天和你母亲通电话,还怕你俩不熟,我看着处得很好嘛。”

杨父闻言,眼睛从报纸后抬起,对着季青林冷笑了一声。

季青林只得装看不懂,哄着杨母。

“妈您放心,很好的。”

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喜欢,从前还担心他和江坊那堆孩子们到处混玩,如今看两人好也就放心了。

把女儿半抱进怀里:“我这乖乖,从小就是精心费力养着,一人去了我大半颗心,有点娇气了你也别在意,我和他爸在她身上花的心思啊,老二老三加起来也比不过的。”

季青林只好赔着笑说些让杨母安心的话。

半晌,杨父扔了报纸才把人带进书房进行男人之间的对话。

这边杨母也变了脸色,拉着杨惠卿的手:“你可别哄我,他对你怎样?”

杨惠卿连忙抱住母亲手臂:“我们突然结婚您也不能要求浓情蜜意的啊,但还是挺好的。”

杨母皱着眉低声问:“是不是没同房?”

杨惠卿一惊,母亲怎么看得出来。

杨母知道自己这女儿是怎样的好,只当是自己家的这位不愿意。“差不多就行了总要过日子的,你别不让人碰你。”

“没把他赶去别的房吧?”

杨惠卿忙答:“您想哪去了,没有。”

杨母只觉得是自己家闺女拿乔,对女婿更添愧疚。

餐时一直夹菜,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。

晚间季青林洗漱后发现珍珠项链被好好地放在盒子里摆在梳妆台上。

取了出来直接走到床边递给杨惠卿。

“给了你的就是给了你,好好戴着。”

杨惠卿看他手里躺着的那串珍珠,“前几年拍卖的那串吧,我哪敢戴?”

说完抬眼看他,季青林想起有个描述人的眼睛的词叫“湿漉漉”。

他手指摩挲着圆润光滑的珍珠,似笑非笑:“怎么就不敢戴了?我季家的媳妇儿还不够格?”

杨惠卿往后,靠在床头,“那位没想把这珍珠要去吗?”

季青林倒没想到她会和他谈这个,看了她一眼,直接把人扯过来,手绕过去脖子给她戴。

“他倒是敢!”声音就在杨惠卿耳边,恶狠狠的。

“你们家不是明哲保身不站队的吗?”

季青林仍在和那搭扣作斗争,只当没听到没做答。

直到杨惠卿脖子上都沁出亮晶晶的汗了,季青林才把项链给扣上。

退了一步打量着杨惠卿:“你懂得倒是多。”却没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杨惠卿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
季青林又道:“好好戴着。”

“我戴着太招摇。”

他不以为意,转身到另一头,扯了被子就躺下。